2008年7月16日 星期三

誰支持納粹?


1930 年的德國大選,堪稱是人類歷史的轉捩點。在那之前,納粹還只是得票率 2.6% 的小黨。然而在 1930 年大選中,納粹一舉獲得 18.3% 的選票,開啟邁向最大黨之路。到了 1932 年大選,納粹進而獲得 32% 的選票,並於 1933 年奪下內閣總理寶座。

究竟是誰支持納粹?二次戰後,許多政治學者都想回答這個問題。然而直到今天,有關納粹崛起的原因仍然是眾說紛紜。納粹支持率的分布也像個萬花筒似的,到處都有地盤,看不出明顯的集中趨勢。


目前,對於納粹何以崛起的解釋,可分成五大學派。最早流行的學派是「大眾社會說」 (mass society)。二戰甫結束之際,納粹的暴行歷歷在目,因此許多學者主張納粹支持者是不理性的。那麼,德國何以有如此多不理性的選民呢?這些學者援引涂爾幹的概念,認為現代化的大眾社會瓦解了傳統社會予人之精神支持,使人們陷入迷亂狀態 (anomie)。而迷亂的人們容易失去理智,支持納粹。二十世紀初的德國正面臨急速現代化的過程,加上一次大戰戰敗、戰後惡性物價膨脹、1929 年起又面臨經濟大蕭條,於是造就了大量迷亂的人們。這些人,成為納粹的支持者。

第二個風行一時的學派是「中產階級反動說」 (lower-middle-class reaction)。此派學者主張政治分歧反映的是社會階級的區隔,納粹也不例外。具體而言,從勞動階級、中產階級到上層階級,可對照從左派到右派的光譜。當意識型態走向極端時,勞動階級支持共產主義、中產階級支持法西斯主義、上層階級支持威權主義。換言之,納粹的支持者是中產階級。傳統上,中產階級支持的是中間偏右、歐式自由派政黨,何以德國中產階級會倒向極端的納粹呢?此派學者認為,隨著現代化的過程,德國的生產方式也走向集中化,大型企業興起。這使得傳統中產階級 (如工匠、商店主) 的處境愈來愈艱難。然而傳統右翼政黨一直無法解決他們的困境,於是他們投向納粹的懷抱。

雖然許多中產階級確實支持納粹,然而並非全是如此。於是第三個學派興起,是為「政治教派說」 (political confessionalism)。此派學者認為,某些教條或意識型態具有免疫作用,可抵抗納粹病毒的入侵。最明顯的例子是天主教徒,他們普遍不支持納粹。此外,信仰社會主義的工人也不支持納粹。相較之下,新教的中產階級對於納粹思想缺乏免疫力,因此遭到感染。

有些證據,不利於上述三個學派。事實上,納粹支持者幾乎跨越各階級、跨越各地域。於是,第四個學派逐漸成為主流,是為「普涵異議說」 (catchall protest party)。此派論點極為簡單,不過就是:只要對現狀感到不滿的選民,就會支持納粹。我個人覺得這種論點毫無建設性可言,完全是站在其他解釋的失敗之上。

近年來,愈來愈受矚目的第五個學派興起,是為「理性自利說」 (rational economic self-interest)。此派論點的精髓就是經濟學的基本原理:人們對誘因做出反應。換言之,選民支持納粹是因為納粹的政策對他們有利。最簡單的例子,是納粹主張補貼酪農業與畜牧業,因此養牛養羊的農民比種植穀物的農民更樂於支持納粹。我們只要分析納粹各項主張的受益者是誰,就不難判斷誰支持納粹。

O’Loughlin、Flint 與 Anselin 的研究,具體以資料來檢驗上述五種解釋。他們所分析的對象是 1930 年的關鍵選舉。各種學派分別有下列的預期。

大眾社會說:都市化程度愈高、年輕人愈多、新選民愈多、失業率愈高的地區,納粹支持率愈高。

中產階級反動說:自由業 (如工匠、商店主) 愈多、貿易與運輸業的白領工人愈多的地區,納粹支持率愈高。

政治教派說:新教徒愈多的地區,納粹支持率愈高;製造業工人愈多的地區,納粹支持率愈低。

普涵異議說:以上三種預期同時出現 (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成功)。

理性自利說:酪農業與畜牧業愈多的地區,納粹支持率愈高。

由於他們的分析以縣 (Kreise) 為統計單元,免不了空間干擾的問題,故採取空間經濟計量的技術。他們最重要的發現是:德國是個空間異質性很強的國家,很難有一套解釋放諸全國皆準。唯一通行全德國的現象是:新教徒較支持納粹。除此之外的各種解釋,皆有地域性。

1. 新選民支持納粹的現象在德國中部、巴伐利亞不成立。

2. 失業者支持納粹的現象僅在巴伐利亞成立。

3. 自由業者支持納粹的現象在德國南部 (巴伐利亞、巴登-符騰堡) 不成立。

4. 貿易與運輸業的白領工人支持納粹的現象僅在德國中部、巴伐利亞成立,在北德卻是相反的。

5. 製造業工人不支持納粹的現象僅在東德成立。

他們的結論實在是過於瑣碎,加上文章裡有太多技術性的細節,因此我更欣賞的是另外一篇文章。Ault、Brustein 的研究與上一篇文章採取相同的分析架構,不過他們分析的對象是:誰是納粹黨員?他們從柏林檔案局搜出納粹黨員名冊,統計出每個縣的納粹黨員人數。他們的分析結果顯示,「大眾社會說」、「中產階級反動說」完全找不到證據,而「政治教派說」與「理性自利說」都是可以被資料支持的。不過,他們更擁護的是「理性自利說」,怎麼說呢?

新教徒較支持納粹的現象,原本是「政治教派說」的證據。不過,他們認為這個現象用「理性自利說」來解釋更具說服力。原因與土地繼承制度有關。當時納粹為了維護德國農業的競爭力,主張土地繼承不可分割制度。也就是說,土地只能完整地傳承給其中一個兒子,不能分割給許多兒子。這樣做是為了避免土地愈傳愈小、使農業失去競爭力。傳統上,那些得不到土地遺產的兒子們,可獲得父親的金錢,作為補償。事實上,新教徒早就採取土地繼承不可分割制度,而天主教徒仍然習慣將土地分給每個兒子。納粹的主張如果貫徹全國,天主教徒自然受到較大的衝擊。另一方面,受到一次戰後惡性物價膨脹的影響,那些領取金錢遺產的新教徒兒子們,經濟陷入困境。納粹主張將這些人送到東德去拓荒 (配給土地)。這樣的訴求當然大受新教徒兒子們的歡迎。反之,天主教徒的兒子們本來都可以繼承父親的土地,納粹卻要將他們發配邊疆,當然老大不願意。

我很欣賞這樣的解釋,它遠比什麼「免疫力」的說法還要符合人性。有趣的是,Ault、Brustein 的研究還發現:北德、萊茵地區的納粹黨員分布具有空間擴散的現象。

延伸閱讀:
O’Loughlin, John, Colin Flint, and Luc Anselin (1994) The geography of the NAZI vote: Context, confession, and class in the Reichstag Election of 1930. Annals of the Association of American Geographers, 84(3), 351-380.

Ault, Brian, and William Brustein (1998) Joining the NAZI party. American Behavioral Scientist, 41(9), 1304-1323.

5 則留言:

  1. 不知道和選舉制度有沒有相關的討論。

    回覆刪除
  2. 藥劑師也有支持納粹的傾向,甚至造成在納粹掌握大權後,藥學系註冊學生大增(相對之下,法律系跟醫學系的學生大減).不過基本上納粹施政還是對德東地區和Franken(巴伐利亞邦的新教飛地),以及對下中產階級有吸引力,對大都市則無甚吸引力,很多人以不少都市納粹得票較鄰近地區高而稱都市偏向納粹,是忽略了宗教與多黨體系的影響.

    回覆刪除
  3. 我念社會學的,Durkheim的「失範」(或譯迷亂)該拼成Anomie喔。

    版主回覆:(07/13/2008 08:24:36 AM)


    謝謝指教。我照你的意思改了。

    回覆刪除
  4. 我是一個高中生
    對地圖或統計這方面並沒有太多的了解
    想請問個問題
    如果覺得我的問題太愚蠢
    還請版主見諒
    上述Ault、Brustein的解釋
    似乎只針對從事農業的教徒進行分析
    但農業從事者並非絕大多數
    如果單單以此結果來看選民轉而支持納粹的原因
    是不是以特殊例來看普遍現象?

    版主回覆:(07/18/2008 11:53:24 AM)


    你在這篇文章中看到的變數, 他們都分析了.

    回覆刪除
  5. 目前美國五大電視網的老板,CEO's都是猶太裔,二戰前猶太裔在德國的影響力比今日對美國的影響力還要大。

    有無考慮支持納粹與掙脫猶太財經控制的關聯性,不知猶太裔在商業銀行業出版新聞業的地位與在各地區的影響力有沒考慮,若避諱不提,不太可能可能找出像樣的看法。

    大概還需要猶太裔分布圖參照,才能看清楚一點吧。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