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2月4日 星期四

Out of Place


1956 年,臺灣舉行戰後的第一次人口普查。當時有 27009 個人的身份,在國家的分類體系中找不到位置。他們既不是外省人,不是本省籍漢人,也不屬於「山胞」的九個族。國家甚至不承認他們構成任何特定的類別,於是將他們歸入「族系未詳」之中。他們真可說是沒有位置的一群人。



這些人究竟是什麼人呢?真相就在他們的地理分布中。「族系未詳」人口超過 500 人的地方,包括後龍、埔里、白河、大內、新化、左鎮、內門、六龜、潮州、萬巒、長濱、玉里、富里。這些地方具有什麼特徵?

(2011年更新)

顯而易見地,上述地方都是日本時代平埔族的主要聚集地。我們不難判斷,這些「族系未詳」的人就是平埔族。

1905 年,臺灣建立戶口制度。這套制度沿用清代的概念,將本島人分成「福建人」、「廣東人」、「熟蕃」、「生蕃」四大種族。每個人的種族類別,都被明確地紀錄在戶口調查簿中。如果你的祖先於日本時代已住在臺灣,你現在仍可到戶政事務所調出你家族的戶口調查簿,看看你的祖先屬於「福」、「廣」、「熟」、「生」的哪一種。

1935 年起,臺灣的戶口資料取消「種族」的分類。但同年舉行的國勢調查仍調查種族項目,並將「熟蕃」改稱平埔族、「生蕃」改稱高砂族。當年,臺灣的平埔族共有 57812 人。

戰後,政府重新建構臺灣的族群分類體系時,竟忽略了平埔族的存在。這導致 1956 年人口普查時,根本就沒有專屬類別來涵蓋這群人,才會出現「族系未詳」的情況。

那麼,從 1935 年的平埔族,到 1956 年的「族系未詳」,人數何以少掉一半?部分原因,是某些平埔族被歸類到「山胞」的九個族當中。這包括南庄的賽夏族、魚池的曹族 (實際上不屬於曹族,今已正名為邵族)、滿州的排灣族。然而,這些「找到位置」(包括錯誤的位置) 的平埔族,人數只有三千左右。換言之,當時至少還有三萬平埔族,已經淹沒在漢人之中。一方面,自從 1935 年戶口資料取消種族分類以來,已歷二十年。許多年輕的平埔族,可能已經遺忘或選擇性遺忘自己的身份。另一方面,國家一開始便忽視平埔族的存在,因此盡可能將其歸類到漢人中。如此說來,那 27009 個「族系未詳」的人,應該是還具有強烈平埔族意識的人。

然而,國家實在很難容忍「族系未詳」的存在。於是趁著人口普查後辦理「平地山胞身份認定」,將這些最後的平埔族歸入「平地人」當中。從此,平埔族連「族系未詳」的位置也被剝奪了。

近年來,臺灣興起一波原住民正名運動。然而,這只是半吊子的正名運動。唯有被錯誤歸類到九個族的平埔族,才能獲得國家承認。至於被歸類到平地人的平埔族,國家仍不予承認。例如,邵族之所以正名成功,是因為被錯誤歸類為鄒族 (曹族)。而噶瑪蘭族之所以正名成功,是因為一部份人被錯誤歸類為阿美族。對他們來說,正名前就擁有原住民身份,正名只不過是換了一個族。此外,他們僅是平埔族的一小部分而已。大部分的平埔族,都被歸類為平地人。只是,國家至今仍不願意還給他們位置。

14 則留言:

  1. 如果那些實際上是平埔族的人們還珍惜自己文化的獨特性且願意傳承的話就很好了。不過恐怕也有很多人在意識上已經完全漢化、不再希望自己和周遭的人們有什麼不同的吧。

    版主回覆:(05/22/2012 05:18:06 AM)


    至少要給他們選擇的權利,而不是直接把門關起來。

    回覆刪除
  2. 不曉得溫州人跟非閩南福建人當時被歸成什麼?福州人在古亭區人口頗為龐大而溫州人在台北的礦坑也不少.

    版主回覆:(12/05/2008 12:42:21 AM)


    戰前來臺:本省籍漢人
    戰後來臺:外省人

    回覆刪除
  3. 我自已是自認為是西拉雅族人(蔴豆社),家人其實一直都在尋找著自已的根系,並且在各個有西拉雅族人存在可能的地方參訪。雖然在本圖中,麻豆鎮已經沒有族系不詳的人群的存在,實際上該地與隔鄰的隆田(番仔田)仍然有著阿立祖、尪姨信仰的部份遺留。我永遠都忘不了我爸在我被嚇到睡不著的晚上,總是在我睡夢中所唸的收驚詞,還有一些其他在追尋之中,愈來愈多的記憶…

    回覆刪除
  4. 看完第一段
    驚喜發現這是平埔族的地圖
    分常感謝這個有意義的資料
    請問開放轉貼嗎?我會附上您的網址

    回覆刪除
  5. Use these date, 沈建德博士"台灣血統" and Marie Lin's latest study that "85% of people in Taiwan have aboriginal DNA in their blood", I think some serious genealogy study should be performed. Perhaps some visualization animation can be produced to show how the Han-Aboriginal inter-racial marriages over 400 years ago had spread the mixed-blood distribution in modern Taiwan population. Unless a person is sure that both parents came to Taiwan in 1945-1949 from China, it is most likely that we are ALL decedents of Taiwan's aboriginal tribes due to the 400-year inter-racial DNA-passing (when Formosa was discovered by Dutch people)!!

    回覆刪除
  6. 台灣人的平埔族血統,似乎還是個爭議。
    見:http://www.hi-on.org.tw/ad/20080827_a_1.doc

    回覆刪除
  7. 血統這字眼很難處理,特別是因為通常他還跟其他身份認同掛在一起。

    如果是美國總統,曾有個東非或愛爾蘭祖先都沒人有意見。但如果是像希特勒處理猶太人或是當然半山人在大陸,那又是另一種情形。

    族群認同,血緣是生物學上的一個分類,並不是文化上的分類。

    我有個朋友,無法接受自己身上有平埔血統的講法,他這麼說的:『就算基因上辨認出來我有90%的平埔血統,我還是要當漢人』當然這是他的選擇,就像美國人願意來當台灣人一樣,沒什麼好被譴責的。只是我尊他卑的這種態勢使得很多人不願意去面對自己的血統問題,殊為可惜。

    回覆刪除
  8. 根據地點
    推測這些人是......

    後龍鎮.......道卡斯族
    神岡鄉.......拍宰海
    台南縣.......西拉雅、大武壟
    屏東縣.......馬卡道
    花蓮縣南部...西拉雅、大武壟(由南部遷徙過來)
    台東縣北部...西拉雅、大武壟(由南部遷徙過來)
    滿洲鄉.......斯卡羅(排灣化的卑南族與排灣族混合)
    埔里鎮......拍宰海與葛哈巫、道卡斯、拍瀑拉、巴布薩(由中部各地遷徙過來,主要為拍宰海與葛哈巫)

    回覆刪除
  9. 平埔族在人口統計上大量消失,有可能是因為文化被強勢漢化後失去種族認同、平埔原有母系社會消失在漢文化父系社會以及通婚所致。- I always believe the above theory has a point. Since KMT regime moved in Taiwan between 1945-1949, many records have been distorted.

    但這部分的研究尚少。- Who are doing the active research in this area? Perhaps I can contribute some effort for computer simulation on Taiwan 血緣 migration.

    老頭子 - Nice to meet you here. You appears to be an open-minded person to look into the hidden truth.

    回覆刪除
  10. 單在半個世紀前 血統仍是生存的要件
    赤道帶的地中海型貧血可抵禦虐疾
    但其他還有數百種熱帶傳染病
    印尼馬越泰緬的南島原住民也都能相安無事
    明清中國較北方的移民在台灣都僅靠海而居
    顏思齊 鄭成功 許多歐洲人都熬不過熱帶疾病
    反之SARS對東南亞熱帶居民的致死率卻特別高
    黑死病曾奪走1/3歐洲人的生命
    天花則幾乎滅絕了南美原住民




    回覆刪除
  11. 看到1樓的想法,我覺得是很多人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平埔族。所以根本沒有機會問自己族群認同。

    設想,要把本身平埔身分隱藏起來的那一代,也大概都老去死去了。那麼後代更沒有可能發覺自己的身份了。所以這不是自己不願意去面對文化的問題,而是根本沒機會知道。假如學者到您家看了您家人的容貌'族系推斷您是平埔族人,但您死去的長輩並沒有說,您們平常的傳統也都和漢人一樣,您要怎麼面對這樣的情況?

    要是自己知道自己的族群身分,然後才要爭的是Richter站長說的,在法律位置的選擇權利。據我所知,很多地方的平埔族後裔都有在努力文化復育。

    前不久還蠻熱門的,台西與鹿港的阿拉伯裔人的議題。還蠻有趣的。您們看,他們連"族群未詳"都不是。

    回覆刪除
  12. 高華:
    很高興看到你的新作。
    不知是否參考林修澈老師的『平埔族的人口與分布』。
    有空常聯絡:daryanto@nccu.edu.tw

    政大原住民族研究中心 李台元

    回覆刪除
  13. "設想,要把本身平埔身分隱藏起來的那一代,也大概都老去死去了。那麼後代更沒有可能發覺自己的身份了" - I assume that happened frequently in Taiwan (long long time ago), especially on the mother's side.

    We need to use other scientific methods (e.g., DNA and simulation) to find the hidden truth. The truth might be covered up for hundreds of years !! We need a systematic study to dig-out the truth.

    回覆刪除
  14. 最近因為世足賽,很多人都紛紛說自己家裡有「荷蘭血統」,剛開始有點懷疑,因為哪來這麼多荷蘭人祖先?但上網大量看許多資料,發現就是這樣沒錯,雖然都已經只是幾十分之幾,但也沒錯,因為親戚包含家母以及舅舅,就有很像西方人的輪廓還有大大波浪的自然捲。還有許多親友,不乏許多真的就是清楚知道曾祖父或曾曾祖母是荷蘭人的例子。
    當初在台滯留僅幾萬人的荷蘭人,都可以影響台灣的人口血緣了,
    何況是根本就是為數眾多、只是隱藏起來的平埔族?
    只是由以上的疑問,也同時看到許多平埔族的資料,解開了我從小就深深有疑問的問號:我真的祖先來自廣東嗎?
    小學開始老師便教育我們都是漢人,但是隨著年齡,我總覺得好像不是這樣。
    許多平埔族由於強勢的漢化,隱藏了自己真實身份,但是最初的一些信仰習慣或者一些稱謂,都還是有文化遺跡的。比如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表哥叫他的媽媽要叫「姨仔」,後來才知道那是平埔語的「媽媽」。
    其實我有自問:知道自己是不是平埔族或者大陸移民,重要嗎?我覺得很重要,因為如果當初的族譜都是杜撰的,那至少我要知道自己是哪裡來的。
    搞不好很多自以為閩南人、客家人的人,其實都不是,只是被漢化而有了現在的文化以及生活方式,雖然我也愛惜現在客家人的身份,但總記得小時候看到媽媽輪廓好深、外婆的輪廓更深,長得根本不像漢人,以及爸爸弟弟的腳指頭並沒有所謂漢盲趾(搞不好漢盲趾這個概念也是一種迷思)。
    老實說我是覺得自己的家族很有可能是平埔族啦,
    找時間我會去調一下日本時代的戶籍資料看看。
    我覺得血統沒有所謂優劣,
    但是知道自己到底是「誰」,對我來說很重要。



    版主回覆:(12/05/2008 05:12:34 PM)


    >> 比如小時候不明白為什麼表哥叫他的媽媽要叫「姨仔」,後來才知道那是平埔語的「媽媽」。

    哇!我才剛指出這是個流言:

    http://richter.pixnet.net/blog/post/26567916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