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0日 星期五

羊皮紙上的城市發展


十二世紀時,一本抄錄阿基米德遺稿的羊皮紙書被神職人員一頁頁擦掉,重新寫上祈禱文。直到八百年後,祈禱文背後模糊的痕跡才被人發現是阿基米德的著作。2005年,史丹福大學的科學家利用同步輻射光照射這本羊皮紙書,終於使阿基米德遺稿的內容重現天日。羊皮紙就是這樣一種可以重複使用的東西。當人們認為羊皮紙上的文字不再需要時,就會將其擦掉,然後寫上新的文字。不過,羊皮紙並不是那麼容易擦乾淨,往往會留下一些舊文字的痕跡,隱藏在新文字的背後。


地表也像是一張羊皮紙。人們在地表上修馬路、蓋房子,也得「擦掉」一些舊的東西,才能夠「寫上」新的東西。有時候,舊的景觀看似消失了,然而其形狀、紋裡卻隱藏在新的景觀裡。臺灣省城就是這樣的例子。

很多人知道臺北、臺南各有個府城。但是知道臺中有個省城的人恐怕不多,因為這個城並沒有完成。1887年臺灣建省時,劉銘傳選定現在的臺中做為省會,並推動在當地興建省城。然而隨著劉銘傳去職,省城興建工程也陷入停頓。日本統治臺灣後,利用原省城的地基發展新城市,遂將未完成的城牆夷平。雖然這個城在地表上被「擦掉」了,其紋理卻以令人意想不到的方式隱藏於今日的臺中市街道中。

攤開地圖,我們可以發現臺中市中區的街道呈現45度的走向。對於這樣的走向,一個頗為通行的解釋是這樣說的:早期臺灣的衛生條件不佳,導致傳染病肆虐。於是日本人將臺中的街道開闢成45度走向,讓太陽可直射每一個角落,以抑制細菌的滋生。這個說法聽起來相當理性,卻是去脈絡化的。

想要瞭解臺中市街道在什麼樣的歷史脈絡中形成,不能不看看古地圖。 1895年,日本臨時測圖部的人員跟隨軍隊進駐臺中,隨即測繪臺中附近的二萬分之一地形圖。這批目前藏於日本國會圖書館的地形圖,清楚描繪省城的形狀與位置。省城共有八個城門,其中大北門是通往新竹乃至臺北的孔道;大西門是通往彰化乃至臺南的孔道。


1895年的臺灣省城

1901年發布的「臺中市區改正計畫」,以一條幹道貫穿大北門與大西門這兩個重要的城門,呈現45度的走向。這條幹道就是今日的自由路。幹道的走向確定之後,其餘街道順著幹道展開,也呈現45度的走向。由此可見,日本人並不是在一張空白紙上規劃臺中市街,而是遷就於既有交通路徑的紋理。雖然臺灣省城已經被「擦掉」了,但是連接大北門與大西門的走向依然被刻畫在今日臺中市中區的街道中。


1901年臺中市區改正計畫

臺灣省城與臺中市街道的關係

同樣地,臺北府城雖然被「擦掉」了,其紋理依然被刻畫在今日臺北市的街道中。眾所周知,忠孝西路、中山南路、愛國西路、中華路一段就是在城牆的地基上修建的。不僅如此,臺北府城周遭的街道也順著城牆,以北偏東13度的走向展開。這個走向原先為了是讓臺北府城在風水上背靠「祖山」:七星山。後來,臺北府城不復存在了,但風水考量的走向卻由現代化的都市計畫繼承下來。

在臺北市區的另一側,民生社區附近的東西向街道則以逆時針方向轉了5度。何以如此?攤開1945年美軍繪製的地圖,我們可以發現松山有兩個平行的飛行場,都呈現85度方位角的走向。北邊的飛行場即為今日的松山機場,南邊的飛行場今日已發展為住宅區。

為了讓飛機順利起降,飛行場跑道必須順應盛行風方向,而85度方位角正是臺北的盛行風方向。後來,松山機場南邊的飛行場被「擦掉」了,但是重新「寫上」的住宅區依然順著盛行風的走向展開。

1945年的臺北

街道走向與簡易飛行場的關係 (洪致文,2010)

城市的發展,就是這樣一種反覆擦掉重寫的過程。人們不斷地擦掉舊的景觀,寫上新的景觀。然而,舊景觀的紋理常留下一些痕跡,被刻畫在新的景觀裡。城市的面貌,如同羊皮紙上新舊交雜的筆跡。想要瞭解城市的發展,不能只看最表層的景觀。我們最好擁有歷史的思維,追溯今日的城市面貌是在什麼樣的脈絡下一步一步演變出來的。


參考文獻:
洪致文(2010)風在城市街道紋理中的歷史刻痕-二戰時期台北簡易飛行場的選址與空間演變,地理學報,59,81-104。

5 則留言:

  1. 臺灣省城大概是蓋在現在臺中的哪裡呢?
    我家住在西屯區,不知道有沒有涵蓋到

    回覆刪除
    回覆
    1. 沒有喔,是說當年也有找到台灣省城的圖,也還實際到現場臨摹了一次…那時還確認東光園道大抵之上應該就是護城河的痕跡(一路由東門流向南門)當時候踏勘時還頗興奮的…。

      看到葉大哥貼上這張圖,好懷念的感覺。

      西屯並沒有台灣省城的痕跡,因為台灣省城的位置約略只有東區、南區、中區、西區,和北區最南邊的角落(北門 = 中區北區交界)

      刪除
  2. 看來那時候台灣府城的衙門後來都變成台中酒廠了。

    回覆刪除
  3. 之前看過台中公園風華,有說到北門就是台中公園大門;東門是大東紡織廠大門(振興路上),西門是在光明國中的位置;南門是在台中路上;小北門據說是在台中醫院的榕樹旁(不過看起來比較像是在舊市議會),小南門是在大振街底(看來很近),小西門是在頂橋頭附近,小東門是在復興陸橋,不過看起來位置還要更東北。

    回覆刪除
  4. 不知道教授有沒研究台北市南京東,復興北,朱崙街跟龍江路這區塊
    為什麼從日本時代的到現在的巷弄都是東北西南向
    困惑很久 若有答解答真是感激不敬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