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26日 星期二

論文發表之後

絕大多數論文發表之時,也為其研究旅程畫下了句點。雖然論文結尾總是提到:「○○╳╳有待進一步研究。」但是認真追蹤下去,就會發現那是一種漂亮的收場儀式罷了。不過,〈分而治之〉〈從山地到山腳〉的發表對於我的集團移住研究而言,只是一個逗點。我投注三、四年時光在那上面,即使還看不到止境,不得不拿些成果出來交代。這是學術界的現狀,沒耐心等你太久的。不過,這個坑實在太深了,有五百多個舊部落耶!因此,我沒辦法停留在論文發表之時,得持續推進下去。


以下是論文發表之後持續進展的三個例子。第一個例子是臺東的內本鹿。下面第一張圖擷取自〈分而治之〉,未繪出內本鹿各部落的位置,只有含糊籠統的示意。第二張圖是目前進展,我已經把1931年時內本鹿的17個部落畫出來了。


內本鹿是臺灣地形圖上的最後一塊空白。日本人直到撤離臺灣之際,還來不及進去測量。由於缺乏地圖,日本人對於那一帶的狀況也看不太清楚,把範圍很廣的十多個部落全部歸為一個「內本鹿社」。因此,我在發表〈分而治之〉當下,還搞不清楚那些部落的位置。

後來,我又如何把那些部落畫出來呢?這多虧阿力曼多年來從事內本鹿尋根活動,並利用GPS定位舊部落遺跡的位置。我發表〈分而治之〉前就看過他的成果。但是,對於如何將那些口傳地名與日文史料對接起來,一時理不出頭緒。直到論文發表之後,經由耐心的多方比對,總算把兩者對接起來。


第二個例子是,我原本假設集團移住後建立的新部落就在目前位置上。今年,黃同弘出版一本書:《反轉戰爭之眼:從美軍舊航照解讀台灣地景脈絡》。他主動聯繫我,說這些舊航照可用來確認1945年的部落位置。在他的協助下,我發現有些部落於1945年時不在目前位置上,戰後曾就近移動位置。我一一修正位置,雖然大多數只有幾百公尺偏差,在論文的30萬分之一地圖上看不出差別。不過,既然我把部落位置也公布在Google地圖上,修正幾百公尺的偏差在Google地圖上是有意義的。


第三,我發表論文時使用的《高砂族授產年報》是1941年版。因為那是國立臺灣圖書館(原臺灣總督府圖書館)所藏最晚版本,我沒注意到還有更晚的版本存世。後來,在曾令毅博士的協助下,我取得1943年版,將1941-1943年間集團移住的確切日期與戶數搞清楚了。

上述細節都不影響〈分而治之〉、〈從山地到山腳〉的論點,但可多撥開一些歷史迷霧。因此我推出增修版,用紅字標示增補內容,公開在網路上。這可說是網際網路時代的優勢,讓論文可持續成長,不必定格於印刷的那一刻。同時,我也隨時增補或修正網路地圖的資訊。這個網路地圖已累積12萬人次使用,大概比論文還有影響力。甚至有山友拿這個地圖去找遺跡,然後回報我說有數百公尺偏差。很好!儘管回報吧!這個地圖也會持續成長下去。

〈分而治之〉增修版
〈從山地到山腳〉增修版

1 則留言:

  1. 我是覺得 雖然你在地圖下了很多功夫 但還是要實際走走才會知道問題所在

    回覆刪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