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6月15日 星期五

研究成果不會提到的兩三事


在研究過程中,總是有許多不太順心如意的經驗、甚至是慘痛的教訓,最終不會在研究成果當中呈現出來。不過,這些不太光鮮亮麗的一面,對於剛入門的新手而言,有時比包裝好好的研究成果更具啟發性。因此,我就透過這個非正式版面,來聊些研究成果沒提到的事情吧。

我曾耗費四年時光,全盤考察五百多個高山原住民部落的集體遷村史(見:〈分而治之〉幕後〈從山地到山腳〉幕後)。在這個過程中,我發現大多數涉及原住民集體遷村的文獻,都犯了史實錯誤。我發表研究成果時,當然不可能一一幫別人勘誤(太多了!不勝枚舉!)。不過,我覺得找機會說明一下前人犯錯的原因,還是很有價值。下圖擷取自施添福纂修的《臺東縣史大事篇(上冊)》。施添福是治學嚴謹的大師,《臺東縣史》又是品質最好的現代方志之一。在這樣的情況下,關於1941年的集體遷村記事,居然整頁都錯了。何以如此?



2018年3月22日 星期四

從地圖套疊看到的地景變遷是真的嗎?


地圖並非完整地複製真實世界,而是呈現經過篩選、去蕪存菁的資訊。如此一來,不同年代地圖間的差異,究竟是真實環境的變遷?還是概括化程度的差異?這是每一位欲藉由地圖資料探討環境變遷的研究者,都必須深思的問題。
13年前,我在《地理學報》的一篇論文裡以這段警語做為開場白。後來,隨著「臺灣百年歷史地圖」上線,地圖套疊不再是專家的特技,而是全民皆可玩。然而,許多人因缺乏地圖學素養,隨意將繪製目的不同或比例尺不同的地圖拿來比較,產生許多地景變遷的幻象。可惜,我早已提出的警語,沒有獲得足夠的注意。



2018年2月21日 星期三

你被直覺誤導的地理觀念


一、最靠近臺灣島的鄰國是中國?錯了,是日本。

日本領土與臺灣島的最短距離是108公里(與那國島至蘇澳的烏岩角);中國領土與臺灣島的最短距離是119公里(平潭縣的牛山島至新竹的南寮漁港)。若無人島不算,中國與臺灣島的最短距離是127公里(平潭島至南寮漁港)。

(後記:有人提到菲律賓。補充如下:最靠近臺灣島的菲律賓領土是Amianan島,距離鵝鑾鼻142公里。又,有人將臺灣島理解為臺澎金馬主權範圍,以致於雞同鴨講。本文所指臺灣島就是臺灣島而已。)



2018年1月16日 星期二

外省人的人數、來源與分布


「外省人」是相對於「本省人」的他稱,原本沒有特定的指涉對象。隨著「本省」的位置不同,「外省」的指涉對象也會不同。例如,福建人對廣東人而言是外省人,廣東人對福建人來說也是外省人。但是在臺灣的特殊歷史脈絡下,「外省人」成為一個專有名詞,用來指稱二次大戰後從中國移入臺灣的人們,以及他們在臺灣生育的後代。那麼,戰後有多少外省人移入臺灣呢?他們來自哪裡?到臺灣後又分布在哪裡?


2018年1月4日 星期四

一幅清代臺灣地圖的幕後故事


目前,一幅首次公開的清代臺灣地圖正在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展出,展期至2018年8月12日為止。這幅地圖全名〈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是目前所知最精雕細琢的原漢界址圖,可能是英法聯軍時成為戰利品被帶往法國。後來,臺灣旅法學者兼畫家侯錦郎先生在巴黎的舊貨市場中,慧眼獨具發現它。經由一連串因緣巧合,這幅地圖終於輾轉回到其描繪的地方。我有幸獲得侯氏家族信任,為這幅地圖做了數位化與考證的工作。當這幅地圖公開展出時,也同步出版參考書:《十八世紀末御製臺灣原漢界址圖解讀》。我在南天書局的新書發表會分享了書上沒寫的幕後故事。不過,許多關心的友人無法親臨現場。因此,我也把幕後故事分享在這裡。


2017年4月24日 星期一

〈從山地到山腳〉幕後


霧社事件後,日本統治者決心將高山原住民遷下山,首先開刀的對象是他們認為最桀驁不馴的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等到這些族的遷村大致安排就緒,1940年代,日本統治者開始將矛頭轉向中央山脈南段的排灣族與魯凱族。戰後,國民黨政府又接力將這兩族遷下山。因此,我畫好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的遷村地圖(見〈分而治之〉)之後,接下來畫的就是排灣族與魯凱族。現在,成果正式發表於《臺灣史研究》。標題稱為〈從山地到山腳〉的緣由,看一下1930年與2000年的地圖就明白了。  


2017年1月2日 星期一

戰後有多少日本人留在臺灣?

最近,《灣生回家》引發爭議,於是有人把田中實加與杜正宇發表於《歷史臺灣》的〈灣生回家:日本人的歸國與鄉愁〉寄給我評斷。看過之後,我發現這篇文章有一段內容誤導視聽。兩位作者指出:「1942年時在臺的日本平民(不含軍人)達384,847人」、「自臺灣遣返的日本人共計322,156人。……可見未返國的日本人應達數萬人。」這個計算犯了兩個明顯錯誤。


2016年12月28日 星期三

〈分而治之〉幕後

2013年3月,我在《臺灣文獻》刊出一篇論文,探討新高郡原住民(位於南投縣信義鄉)的集團移住。當時我在論文結尾處留下一段話:「新高郡的原住民只是臺灣原住民的一部份……並非全貌。筆者將持續探討其他族群與其他地區的案例,以期能完成整體性的分析。」


學術界有個你我心照不宣的文化:真心想做的議題不要事先張揚,以防被別人偷走點子。因此,當你看到論文指明某某議題「有待進一步研究」時,通常作者的意思是:「我做不到,你有本事你來做」。不過,我大方宣布我要做什麼,不怕別人來偷,而且說到做到了。我花了三年多的時間把五百多個高山原住民部落的歷史、地理、社會關係全盤考察過一遍。現在,布農族與泛泰雅族群(含賽德克族、太魯閣族)的部分正式發表在《臺灣史研究》。標題〈分而治之〉概括了整篇論文的主軸:日本統治者如何透過集團移住分化原住民的社會關係。


2016年9月25日 星期日

從原住民族分布圖談起


當人們想要了解臺灣的原住民族分布時,第一個念頭往往是去原民會的官方網站看看。而原民會的官方網站也確實長期擺著一張原住民族分布圖(如上)。這張地圖已獲得廣泛引用,出現在眾多網站、書籍、教材當中。不過,這張地圖其實有非常嚴重的問題。怎麼說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