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8月17日 星期二

終結幾個平埔血統論的流言 (一)



流言一:平埔族人口在荷蘭時代就已經達到二、三十萬,到了日本時代初期卻剩下不到五萬人。由此可見,大多數平埔族都變成漢人了。



二、三十萬這個數字不知道是如何生出來的。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 (VOC) 曾在臺灣留下六次全島性的原住民戶口表 [1],分別顯示:

1647 年:62,849 人
1648 年:63,861 人
1650 年:68,657 人
1654 年:43,519 人
1655 年:39,223 人
1656 年:31,191 人

有人說,VOC 的統治只及於臺灣南部,不可能調查全島性的戶口。事實上,VOC 在臺灣設立的四個地方集會區 (Landdagh),幾乎已涵蓋全島平地。其中,北部集會區管轄今日臺南以北、大甲溪以南的部落;南部集會區管轄今日臺南以南的部落;淡水集會區管轄大甲溪以北的部落;東部集會區管轄臺灣東部的部落。VOC 在四個地方集會區皆定期調查戶口 [2]。雖然東部集會區的戶口資料不確實,但日後所謂平埔族 的原居地並不在東部,故不受影響。

1654 年以後,VOC 對於臺灣北部、中央山脈南段的部落逐漸失去控制能力,導致被統計的人口減少。1650 年是 VOC 在臺灣的顛峰期,不但控制絕大部分日後所謂平埔族部落,還控制排灣族、鄒族、卑南族、阿美族的許多部落。換言之,68,657 人並非全是日後所謂平埔族人口。我將排灣族、鄒族、卑南族、阿美族的部落扣除之後,得到 46,141 的數字 [3],這才是日後所謂平埔族的人口。

一個潛在的問題是,VOC 在臺灣西部平地的戶口調查會不會有漏網之魚?我們必須承認這種可能性存在。不過,若要修正 VOC 戶口表的數字,必須針對戶口表當中漏掉哪些部落提出嚴謹的考證,而不是信口開河把數字灌到二、三十萬。

255 年之後,日本人在臺灣舉辦東亞最早的人口普查。根據這次人口普查,1905 年「熟蕃」(平埔族) 共有 46,432 人 [4]。從 46,141 到 46,432,平埔族人口確實停滯不前,但沒有大規模流失的情形。

那麼,1650 年與 1905 年之間的情況如何?雖然清國對於原住民戶口缺乏可靠的統計,但對於原住民部落的數量可是毫不含糊。成書於 1745 年的《重修臺灣府志》列出歸順清國的 287 個原住民部落,其中 87 個為熟番部落。當時,「蛤仔難 30 社」仍為生番。[5] 如果我們將 19 世紀以後被視為熟番的這 30 個部落也計入,則日後所謂平埔族部落有 117 個。

1847年,丁紹儀來臺灣擔任官員幕僚,後來將其所見所聞記載成《東瀛識略》。根據他的記載:

「綜計全臺熟番一百二十八社,歸化番二百三十七社,未化野番可知者八十九社。……今每社男婦少者二、三十名,多則百餘名、二三百名,最多至四百餘名。」[6]

其中,熟番就是日後的平埔族。顯然,18-19世紀的平埔族部落一直不超過 200 個。以這麼多的部落要支撐起數十萬人口,平均每個部落必須達到數千人。然而,無論是 17 世紀的 VOC 戶口表還是清代的《東瀛識略》,都記載平埔族部落的平均規模為 200 人左右。


整體而言,1650-1905 年期間平埔族人口幾乎沒有改變。更進一步來看,有些地方的平埔族人口流失較為嚴重,有些地方則不減反增。因此,下面我將分區比較 1650 年與 1905 年的人口。


(一) 西拉雅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西拉雅本族的 Sinckan (新港社)、Backaloangh (目加溜灣社)、Tavakangh (大目降社)、Soulangh (蕭壠社)、Mattauw (麻豆社) 計 5,954 人;大武壠社群 (四社熟番) 計 1,092 人;馬卡道支族 (鳳山八社) 計 11,986 人;以上總計 19,032 人。

泛西拉雅人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臺南廳、鹽水港廳、阿緱廳範圍內。由於漢人侵佔其傳統領域,部分泛西拉雅人向蕃薯寮廳、恆春廳,以及臺東廳璞石閣支廳的範圍遷徙 [7]。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上述六廳、一支廳的「熟蕃」總計 31,600 人。

從 19,032 人到 31,600 人,泛西拉雅的人口明顯增加,年增率達到千分之二。這也顯示,泛西拉雅人向內山、後山的遷徙,確實幫助他們維繫部族的生命力。


(二) 嘉南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魯羅阿社群計 2,850 人。他們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嘉義廳、斗六廳範圍內。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上述二廳的「熟蕃」只有 163 人。相較於泛西拉雅人,魯羅阿社群不愧是「流離失所」。


(三) 中部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阿里坤社群計 1,090 人;巴布薩族計 3,171 人;拍宰海族計 1,649 人;拍瀑拉族計 454 人;以上總計 6,364 人。

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臺中廳、彰化廳、南投廳的的「熟蕃」總計 5,376 人。由此可見,中部地區的平埔族人口有輕微的流失情形 [8]。


(四) 道卡斯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道卡斯族計 2,935 人。他們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新竹廳、苗栗廳範圍內。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上述二廳的「熟蕃」總計 2,910 人。此外,部分道卡斯人曾遷徙至南投廳的埔里盆地。如此看來,道卡斯族的人口大致維持平盤局面。(值得注意的是,部分道卡斯人後來可能形成賽夏族 [9]。)


(五) 凱達格蘭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凱達格蘭族計 5,290 人。他們的傳統領域位於 1905 年的臺北廳、基隆廳、桃園廳範圍內。根據 1905 年的人口普查,上述三廳加上深坑廳的「熟蕃」只有 1,561 人。顯而易見地,凱達格蘭族的人口流失非常嚴重。


(六) 噶瑪蘭地域

在 1650 年的戶口表當中,噶瑪蘭族計 9,670 人。而 1905 年的人口普查則顯示,宜蘭廳的「熟蕃」剩下 2,726 人。不過,噶瑪蘭人曾集體向花東地區遷徙。若再加上臺東廳花蓮港支廳、成廣澳支廳的「熟蕃」人口,則有 4,779 人。即便如此,噶瑪蘭族的人口流失仍然很明顯 [10]。


從以上的分析,我們可以得到幾個簡單的結論。

(1) 泛西拉雅族的人口不但沒有流失,還以千分之二的年增率持續增加。

(2) 除了泛西拉雅族以外,其餘平埔族群或多或少都有人口流失的情形。其中,又以洪雅族魯羅阿社群、凱達格蘭族、噶瑪蘭族的人口流失最為嚴重。

(3) 即便如此,平埔族的人口流失規模是數以千計,而不是像流言說的數以十萬計


(2010 年 6 月 17 日初稿,2010 年 8 月 18 日第一次修訂,2012 年 4 月 30 日第二次修訂,2016 年 2 月 1 日第三次修訂)

註釋:
[1] 中村孝志,〈荷蘭時代的台灣番社戶口表〉,收於中村孝志著,吳密察、翁佳音、許賢瑤編,《荷蘭時代台灣史研究下卷 社會‧文化》。臺北:稻鄉,2001。頁1-38。
[2] 中村孝志,〈村落戶口調查所見的荷蘭之台灣原住民族統治〉,收於中村孝志著,吳密察、翁佳音、許賢瑤編,《荷蘭時代台灣史研究下卷 社會‧文化》。臺北:稻鄉,2001。頁39-55。

[3] John Shepherd 計算的數字為 47,963 人,張耀錡計算的數字為 48,084人。差異為:兩人皆將龜崙人1,682人歸入凱達格蘭族,但最新研究顯示龜崙人可能是泰雅族的一支。其次,兩人皆將 Lasaer 計入,但這個部落的位置無法確認,所以我沒有計入。此外,張耀錡又將 Voungo Voungor 計入,但 Shepherd 與我皆未計入。參見:John Shepherd (1993) Statecraft and Political Economy on the Taiwan Frontier, 1600-1800. C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  張耀錡,《臺灣平埔族社名研究》,臺北:南天書局,2003。簡宏毅,〈從 Lamcam 到南崁:荷治到清初南崁地區村社歷史連續性之重建〉,《臺灣史研究》,19(1): 1-28。
[4] 詹素娟,〈臺灣平埔族的身分認定與變遷(1895-1960)──以戶口制度與國勢調查的「種族」分類為中心〉,《臺灣史研究》,12(2): 121-166。

[5] 范咸,《重修臺灣府志》,臺灣文獻叢刊第105種。頁69-72。
[6] 丁紹儀,《東瀛識略》,臺灣文獻叢刊第2種。頁70。
[7] 關於平埔族向後山遷徙的過程,可參考:潘繼道,《清代臺灣後山平埔族移民之研究》,臺北:稻鄉,2001。
[8] 關於中部平埔族人口流失情形,可參考:洪麗完,《熟番社會網絡與集體意識:臺灣中部平埔族群歷史變遷(1700-1900)》,臺北:聯經,2009。特別是第四章第三節。
[9] 伊能嘉矩著,楊南郡譯註,《平埔族調查旅行 伊能嘉矩〈台灣通信〉選集》。臺北:遠流,1996。頁262-263。
[10] 關於噶瑪蘭族人口流失的情形,可參考:詹素娟、張素玢,《臺灣原住民史:平埔族史篇 (北)》,中興新村:臺灣省文獻委員會,2001。


終結幾個平埔血統論的流言 (二)
終結幾個平埔血統論的流言 (三)
終結幾個平埔血統論的流言 (四)
終結幾個平埔血統論的流言 (五)

27 則留言:

  1. 原來是這樣啊,我還以為自己可能有平埔族血統咧!好文章

    回覆刪除
  2. to ethantw:

    版主是在說流言一不成立,
    也就是平埔族沒有大規模的人口流失,
    也就是漢人裡沒有大量來自平埔的黑數,
    那不代表您沒有平埔族血統阿,

    如果你的血緣中父母親那輩有一枚平埔,你是1/2
    祖父母輩有一枚是1/4,曾祖父母輩有一枚是1/8
    再往上推是1/16,1/32,1/64.......

    而多數Holo、Hakka來台都5-10代了,
    因此混有一兩個平埔先祖也不奇怪,
    但,這又如何?
    咖啡1/8 糖還辨認得出來嗎?

    正如版主所言,
    那些血統切割論者往往大肆渲染"有"這一點,
    他們還有一些奇怪的假設例如:
    "來台的都是羅漢腳"、"黑水溝九死一生"、"水土不服大都死了"、"賺了錢就回原鄉了".......
    這些人與他們最痛恨的炎黃子孫論者,真是哥倆好,一對寶

    族群或國家認同應是看自身認同為何而非血緣

    回覆刪除
    回覆
    1. 若真能證明台灣人多半具有原住民血統,至少可以告訴中國人,台灣與中國人不是同源同種,至少中國要統治台灣少了一分借口

      刪除
  3. 謝謝,不管我有沒有平埔族的血統,我都希望看到如此中懇的論述。

    回覆刪除
  4. 這篇真的太認真了,推阿

    回覆刪除
  5. 扯平埔族血緣論扯最大聲的,就是自任台灣國臨時政府召集人的沈建德,但他這套理論實在是好笑到極點,內容整個荒謬到不行,偏偏他老兄還是宣揚得很高興,三不五時就投稿自由時報騙稿費,以他這麼好笑的論點,大概也只有自由能讓他發表了。

    雖然沈建德這一套,即使不學無術如小弟我光用國中生的常識都可以指出他一大堆破綻,但還是很高興台長能用學術方式來反駁,小弟我就不自曝其短,慢慢靜待台長後續大作了。

    回覆刪除
  6. 學界也不是全無回應:
    <<平埔族群血源與台灣國族原生認同—理論、實務、與倫理>>
    http://www.hi-on.org.tw/ad/20080827_a_1.doc
    針對林媽利等人的估算所作的批評,指出台灣漢人大部分的血統來自長江以南漢人,而跟高山族原住民無多大重疊。

    回覆刪除
  7. 支持台長這篇論述有許多證據的文章,我們可以大方承認自己是漢人,但不代表我們跟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同一個國家

    回覆刪除
  8. 感謝版大寫的通俗文章!

    回覆刪除
  9. 感謝版主提供這麼多資料
    不過我有個疑問,一般人口成長是以人口數加出生與遷入減死亡與遷出來計算,但是在這個例子,如果要計算平埔族的人口數,應該是要加出生減死亡與漢化,但是這方面的資料看來不全,許多鄉野調查時發現的平埔族也是自認為漢人。漢化的比例看來只有透過DNA等科學方式才能統計出來吧。

    版主回覆:(07/23/2010 09:41:15 AM)


    1) 計算人口成長不需要用到出生、死亡、遷移的數據。只有當分解人口成長的組成時,才需要。

    2) >> 許多鄉野調查時發現的平埔族也是自認為漢人
    要注意是什麼時間點。18-19 世紀?20 世紀初?還是現在?

    3) 漢化是語言、文化的同化,與 DNA 無關。漢化並不等於被當成漢人甚至與漢人通婚。請見:http://richter.pixnet.net/blog/post/26408696

    回覆刪除
  10. 請問(六) .....計 9670 人 ....部份是否為誤植為凱達格蘭族?

    版主回覆:(06/20/2010 09:10:13 AM)


    謝謝,是誤植。已更正。

    回覆刪除
  11. 最近本人在網路上看到另一說法,來自文獻會台灣通志卷8同冑志第3冊第60頁:「為表示歸附,曾於乾隆23年(1758)令歸附平埔族薙髮結辮並實施賜姓政策,亦令改用漢名」。
    被賜姓人口:乾隆42年839,803人(鐘音奏摺),乾隆48年增為916,863人(雅德奏摺)。
    請問閣下過目否??小弟不才找不到其它相關當年賜姓人口資料,想請問閣下是否有其它資料?

    版主回覆:(07/02/2010 10:01:58 PM)


    1) 平埔族人改用漢名,所以使用漢名的人就是平埔族?如果這種邏輯說得通的話,那麼由於泰雅族人徐若瑄使用漢名,所以其他使用漢名的人也是泰雅族?

    2) 鐘音奏摺與雅德奏摺都是福建巡撫例行性稟報福建省戶口,跟賜姓一點關係都沒有。製造這種流言的人大概是園藝專家,擅長移花接木。

    回覆刪除
  12. 依上文255 年之後,日本人在臺灣舉辦全東亞最早的人口普查。根據這次人口普查,1905 年「熟蕃」(平埔族) 共有 46432 人 [5]。從 47823 到 46432,平埔族人口確實停滯不前,但沒有大規模流失的情形。

    255年人口停滯不前?人開始計畫生育之前全世界人口都在增加 獨平埔族不會增加?豈不怪哉!就連苦難的20世紀 中國人口在100年間尚且增加約4倍 255年 人口應該增加20倍才對呀 怎麼沒有大規模流失?您的論點好像平埔族是現代人會節育一樣


    版主回覆:(08/29/2010 11:28:35 AM)


    1) 在工業革命以前的大多數時間,世界人口是沒有成長的。人口快速增加是20世紀以後的事情。請參考下圖:http://www.theglobaleducationproject.org/earth/images/final-images/g-pop-growth-chart-map-sm.gif。

    2) 平埔族確實有節育的習俗。根據荷蘭牧師干治士於1628年撰寫的報告,平埔婦女37歲以後才准生小孩,若37歲以前懷孕必須墮胎。

    回覆刪除
  13. http://en.wikipedia.org/wiki/Dutch_Formosa

    不知道版主能不能解釋這裏的數據
    (發現和你的的數據有蠻有差別)

    版主回覆:(04/09/2012 09:17:00 AM)


    你指的是這一句吧:"Estimates of the total numbers of aborigines in Taiwan are difficult to come by, but one commentator suggests that there were 150,000 over the entire island during the Dutch era."

    1) 誰是"one commentator"?出處?

    2) 全島 15 萬的估計,還算合理。VOC 戶口表雖已掌握大多數平地原住民,但對於山地原住民的掌握非常有限。根據 1905 年的調查,山地原住民的人口大約為平埔族的 2.4 倍。而 1650 年時平埔族人口將近 5 萬,若山地原住民的人口也是其 2.4 倍,那麼全島差不多就是 15 萬。

    回覆刪除
  14. "根據 1905 年的調查,山地原住民的人口大約為平埔族的 2.4 倍。而 1650 年時平埔族人口將近 5 萬,若山地原住民的人口也是其 2.4 倍,那麼全島差不多就是 15 萬。"

    版主您好,在下學疏才淺,對於您這段說明有些疑惑想要請教。
    1905 年的平地開發程度應該遠超過 1650 年,而高山的農業環境也理應遠不如平地來的好。我的假設是,在荷蘭人或是漢人尚未全面性開發台灣的時候,平埔族的人數應該超過山地原住民不少才對;如果這個假設沒錯的話,1650 年的山地原住民就應該不會"也"是平埔族的 2.4 倍。
    謝謝指教!

    版主回覆:(09/28/2010 08:02:59 AM)


    如果 1650 年時山地原住民人口不到平埔族的 2.4 倍,那麼全臺灣原住民人口只會比 15 萬的估計更少。

    記住,47823 這個數字是調查結果,而 15 萬這個數字是猜的。我們只能由前者推論後者合不合理,不能由後者推論前者合不合理。

    回覆刪除
  15. 首先先感謝版主的回應
    另外先沒說清楚問題先說報歉,個人主要的問題在這一段
    They lived in villages with populations ranging from a couple of hundred up to around 2,000 people for the biggest towns
    和版主的這個說法正好有所回應

    以這麼多的部落要支撐起三十萬人口,平均每個部落必須擁有兩千人左右。這在農業經濟時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剛好文中講的正好是有多至二千人的城鎮
    所以才請版主說明
    雖然不是每個部落都有兩千人規模,但它並非像版主講的是不可能的事


    回覆刪除
  16. 原文如下:
    "綜計全臺熟番一百二十八社,歸化番二百三十七社,未化野番可知者八十九社。明何喬遠閩書言:「社或千人,或五、六百人」。今每社男婦少者二、三十名,多則百餘名、二三百名,最多至四百餘名,無不另分新社者。"

    您的計算方式很有問題,對原文過度曲解!
    1. 原來 = 社或千人,或五、六百人
    2. 今每社 ... 無不另分新社者。

    版主回覆:(09/29/2010 08:15:11 AM)


    1) 何喬遠從來沒來過臺灣,「社或千人,或五、六百人」抄自《東番記》。

    2) 根據 VOC 的戶口調查,17 世紀中葉時平均每個部落 200 人左右。其中,只有西拉雅的 8 個部落達到千人規模。由此可見,《東番記》作者遇到的可能是西拉雅部落。

    3) 「無不另分新社者」,所以 128 社是低估沒錯。但根據日本人的調查,20 世紀初平埔族共有 260 個部落。所以 19 世紀中葉時,實際部落數量最多是 128 的兩倍。

    4) 無論是 17 世紀中葉 VOC 的調查,還是 20 世紀初日本人的調查,平均每個部落都是 200 人左右。我用平均每個部落 400 人來估計 19 世紀中葉的人口,高估兩倍,正好抵銷低估兩倍的部落數量。因此,五萬人的估計雖不中亦不遠矣。

    回覆刪除
  17. 版主您好
    這麼用心的考究令人佩服
    請借小弟分享一系列關於台灣血統的文章於http://www.facebook.com/#!/shyeh

    另有二問題版主的系列文章好像沒有提到。
    平譜血統論者為論述清領時期漢人無法久居台灣,對"渡台禁令"及"台灣乃瘴癘之地"(大話新聞內容)著墨很多,渡台者稀、沒有平埔的本土基因不易適應台灣的環境等等。建議版主可以多加兩篇。

    回覆刪除
  18. 其實平埔論還有一個很大的破綻
    就是"裹小腳"這個習俗

    基本上古代只有漢人女性會裹小腳
    非漢族是沒這個習俗的,
    例如滿族就是不裹的,(有例外,但畢竟是極少數的個人行為)

    如果今日台灣的本省人其實都是平埔族被賜漢姓
    那古時台灣女性裹小腳的習俗哪來的?

    難不成私塾老師還兼去每個人家裡幫小女孩裹小腳不成?

    回覆刪除
  19. 我是從事平埔原住民運動10多年的西拉雅族人,長期被「臺灣人大都是平埔族」給困擾,在我的部落西拉雅族的吉貝耍,與鄰近福佬村落有非常清楚的族群邊界,不單單是文化、體質外貌而已,早期約民國50年代前,幾乎福佬人都不跟我們有所婚嫁往來,我曾經做過部落的信仰、認同家戶調查,在日治時期的戶籍資料顯示,吉貝耍的「族內婚」高達82%。
    感謝版主用詳細資料、通俗語言讓台灣人正視自己族群身分,身為西拉雅正名運動的領導,實在厭煩利用平埔原住民族來進行與大陸的切割,這些人真的太對不起平埔原住民族了!
    再次感謝版主的用心!

    回覆刪除
  20. 你所提供的荷蘭聯合東印度公司VOC 的原住民人數並不是當時台灣全部原住民的人數,而是投降VOC受它所管轄的原住民人數,1683年台灣漢人人口數僅千人,1736年台灣漢人人口卻已超過六十萬人,這期間歷經康熙及雍正嚴格海禁,若依您所述,漢人及原住民間通婚比例非常低,則所有人口增加幾乎全部來自於偷渡,每年要有一萬兩千人成功偷渡到台灣,以當時的航海技術及船隻設備,似乎並不可能,更何況橫渡黑水溝及台灣的瘧疾瘴癘,法國人,日本人,及中國官兵戰死的1%,病死的90%,偷渡來台的漢人又如何能例外呢?

    版主回覆:(10/02/2010 06:09:09 PM)


    >> 每年要有一萬兩千人成功偷渡到台灣,以當時的航海技術及船隻設備,似乎並不可能

    為什麼不可能?早在十六世紀閩南人的船隻就航遍東南亞,甚至遠達印度了。十八世紀航向臺灣有何技術上的困難?

    回覆刪除
  21. 中肯到不行
    噶哈巫族人 達外

    回覆刪除
  22. 作者的數字又從哪裡來的 ?

    即使在現在也沒法很精準的掌握人口數,何況是那個年代 ?

    若要以當時人口數來看,平埔族後代有多少,也很難有說服力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作者已經把數字的來源文件都標註在文章末
      可以去檢驗一下

      刪除
    2. 這林蘿蔔先生明顯是個無法用理用證據討論事情的民粹仔﹐若是牽拖林蘿蔔有orangutan血統﹐還比較可信點。

      刪除
  23. 關於版主文中提到:

    VOC 在臺灣設立的四個地方集會區 (Landdagh),「幾乎」已涵蓋全島平地。
    ....
    1654 年以後,VOC 對於臺灣北部、中央山脈南段的部落逐漸失去控制能力,導致被統計的人口減少。1650 年是 VOC 在臺灣的顛峰期,不但「控制絕大部分」日後所謂平埔族部落,還控制排灣族、鄒族、卑南族、阿美族的許多部落。
    ....


    那麼,更嚴謹的說,應該是 VOC「幾乎」「控制絕大部分」,但仍然「不是全部」(即使未控制的部分很少)。


    網路上可查到的 台灣法實證研究資料庫《臺灣史上的人口問題臺灣史上的人口問題(二稿)1》中也引用了 VOC 戶口表,另提到:

    讀者當會注意到後三年戶數和人口大為減少,這有可能來自於VOC 統治力減弱,以及還有待研究的因素(如貧窮和天災等)。總之,我們大抵可以以前三年份為準,也就是,VOC 管轄所及大約有六萬原住民。那麼,管轄不及的原住民有多少呢?根據VOC 工作人員於1646 年的概估,全臺灣土著人口約十萬人左右(The Formosan Encounter III, p. 141)。


    版主將排灣族、鄒族、卑南族、阿美族的部落扣除之後,得到 46,141 的平埔族人口數字,應算合理。 但是,更嚴謹的說,這是 VOC 「幾乎」「控制絕大部分」、「管轄所及」的部分,不過仍然有未控制或管轄不及的數字未計算到(即使未控制的部分很少)。


    另外補充當時的漢人人數,依照 江樹生,《荷據時期台灣的漢人人口變遷》:1950年漢人繳納人頭稅的人數是10,811,推估漢人人數為15,000;1658年漢人繳納人頭稅的人數是14,229,推估漢人人數為20,000~25,000

    回覆刪除